设为首页   校历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媒体视点 >

瑞士:推崇“工匠精神”,从职业教育做起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01-06 17:45 点击数: 【字号:
      文| 高美

  什么?瑞士大部分学生竟然都爱去“蓝翔”

  去瑞士之前看到数据,三分之二的瑞士学生初中毕业就选择了职业教育,选择上大学的仅有三分之一。我的第一反应,是拒绝的。

  毕竟是瑞士啊!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!难道不是越发达的国家,大学教育的普及率就越高吗?

  高收入、高福利、手表、银行、滑雪……瑞士的形象已经和这些名词紧密联系在一起。在外界看来,典型的瑞士人应该是这样的:轻松接受大学教育,然后进入银行工作,拿着高收入,周末去滑雪,衣食无忧地度过一生。

  然而,身处瑞士后,才发现这种想象太简单了。

  瑞士人拥有高收入,这是肯定的——平均月工资6439瑞郎(合人民币42000元左右,2012年联邦统计局数据);单身者月入2200瑞郎,就已经低于贫困线,要拿救济了。这个贫困线标准比、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平均工资还高。周末去滑雪也是大多数瑞士人的冬季消遣,在火车站甚至大街上,扶老携幼背着滑雪板的人,随处可见。

  但是,在银行等金融领域工作的瑞士人,只是少数。关于大学教育的想象更离谱——选择上大学的瑞士年轻人,实际上只占三分之一;三分之二的学生,初中毕业后就选择了职业教育,一边当学徒,一边上学。因此,多数瑞士年轻人的生活其实是这样的:16岁开始找工作,然后每周三天或四天在企业当学徒,其余一、两天在职业学校学习。

  学徒工是怎么工作的

  19岁的伊克尔·阿塔曼,就是这些学生中的一员。

  在瑞士迅达集团总部,我见到了伊克尔,他是这家世界第二大电梯供应商设计部的学徒。

  伊克尔肤色较深,胡子浓密,有着典型的中东人长相。果不其然,他告诉我,父母都来自,他是第二代移民。初中毕业后,他选择当学徒,如今已经是第四年,马上就要结业“出师”了。

  通常认为职业教育就是培养“蓝领”,但瑞士的职业教育既培养蓝领,也培养白领。换句话说,只要是应用型的职业,都属于职业教育的范畴,譬如记者编辑、电子工程、经营管理,等等等等。在瑞士,有230个职业可供学生在职业教育阶段选择。

  身为学徒,伊克尔是怎么工作的呢?“跟其他学徒一样,在前两年,我们每周有三天在企业工作,另外两天在职业学校学习。后两年就是四天在企业,一天在学校了。”

  伊克尔说话时,有一丝腼腆,但一谈到电梯,他的语气就变得自信起来。

  “你们一定很想知道设计部学徒都做些什么。”他将我们带到两部电梯模拟装置前,“这两部电梯模型,都是我们学徒做的。”

  第一部是一个简易的电梯模型。用手摇动提供动力,电梯就可以上行下达,自动开关梯门。红色轿厢、黑色梯井,虽然简易却很漂亮,“可以在展会上向大家展示电梯是怎么工作的。”

19岁的学徒伊克尔和他设计的手摇电梯模拟装置。无界新闻记者高美摄

  学徒的前两年,他们被分成八人的学徒小组,每组负责设计电梯的一个部分,譬如电梯井、轿厢等。多大的电梯井适合多大的电梯轿厢?伊克尔完全没有概念。他先用纸板搭模型做起,然后慢慢熟悉起来。这部电梯,就是他在学徒前两年的作品。

  相比之下,第二部电梯模拟装置就要高级多了:采用电力装置,有上下按钮,也有感应装置,手放置在电梯门中间,正在关闭的梯门会自动打开,就是一部迷你版的电梯。

学徒们做的动力装置电梯模拟器。无界新闻记者高美 摄

  “学徒的后两年,我们就要自己独立来设计这样的电梯了。”伊克尔说,根据电梯的不同需求,设计部学徒要算好各种技术参数,画出电梯工程图,“然后给电子部和机械部,大家一起合作,来真正做出这个模型。”

  瑞士学徒分为两年制和三四年制,但大多数学生选择的都是三年或者四年。学徒期满后要参加一项考试,考试通过了,就可以拿着这个证书找工作了。想继续上大学?也没问题,可以参加联邦职业会考(FVB)。通过之后,直接入读瑞士的应用型大学。

  伊克尔想直接工作。迅达是国际知名企业,对学徒们很有吸引力。学徒期间的平均年薪是14000瑞郎(约合91000人民币),拿到资格证后,起步年薪涨至6万瑞郎(约合人民币40万)。

  在看了伊克尔的电梯模型后,迅达集团全球安装部主任库特·哈尼问他,有没有考虑过直接留在迅达工作。伊克尔高兴地差点跳起来,“能留下来当然十分开心!”

  “这其实有点像中国的’关系’。”在中国工作过多年的库特·哈尼这么形容。他本人也是学徒出身,并对此充满自豪。在他看来,学徒制增进了企业和人才之间的双向了解:学徒了解了企业,学到了企业需要的技术,“而在当学徒的四年中,公司也全面了解到你是怎样的一个人。”

  在迅达集团,拿到资格证的学徒中有61%选择直接留下来工作,19%选择了其他职业路径,其余20%选择了入读应用型大学。

  16岁时的重大人生选择

  瑞士学生的分流从初中就开始了。初中毕业时,大概16岁,他们就要面临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——读大学做研究,或者直接工作,这是两条道路。前者读普通高中,后者读职业高中。大多数学生选择了后者。

  19岁的女生郝瑞蒂娜觉得学徒制很好,“不用等到27岁再去工作,可以更早适应职场,更早自立。”说这话时,她正在伯尔尼市的WKS——该市最大的管理培训职业学校——上课,课程是经济法。每周有三天的时间,她要在一家安保公司管理部当学徒。

郝瑞蒂娜和同学们在职业学校上课。无界新闻记者高美 摄

  在郝瑞蒂娜的同学看来,他们选择职业教育的原因还包括不喜欢学术、出于家庭实际情况、大家都这么选等等,也有人是因为学习实在太差没能力读大学。

  不过,16岁做出的决定,并不意味着他们一生的职业就此盖棺论定。无论是选择职业教育,还是就读研究型大学,在之后的人生阶段,瑞士的年轻人们都有充分的自由和机会转换赛道,尝试另外一条道路。

  20岁的费比安·乌莫,就属于转换赛道的那批人。初中毕业后他选择读普通高中,但后来发现自己喜欢动手、做实际的工作。他也来到了迅达,成为了电子部的一名学徒。

  他要学习焊接,也要学习如何编程。“第一年你得知道把哪个零件放到哪个地方,”费比安拿起一块电路板指给我看,“光学习做这个就花了好几个星期。”

  不过,费比安将当前的学徒经历视为积累实际经验的必要阶段。学徒结束后,他想进入应用型大学就读电子工程。

20岁的费比安是一名电子机械学徒。无界新闻记者高美 摄

  费比安的对面,是一个穿帽衫的金发小男孩,正拿着钳子摆弄着什么东西。“他是亨利,来我们这里体验学徒工作的初中生。”费比安介绍到。

  在瑞士,初中毕业后究竟走哪条道路,家长们的意见当然重要,但最重要的还是学生们自己的选择。

  从7年级(相当于国内初一)开始,瑞士中学生就开始上“职场世界”课;8年级下学期,学生们可以选择去企业待几天,亲身体验学徒要做些什么;9年级开始投简历,申请企业,面试,像找工作一样来找学徒岗位。

  15岁的亨利正上8年级,对电子挺感兴趣,“想了解一下电子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在迅达电子机械部呆了两天,他的体会是:“你需要不断地做,做一遍又一遍,才能比较熟练。”

15岁的亨利来体验学徒生活。无界新闻记者高美 摄

  千里迢迢到瑞士当学徒

  在瑞士,做学徒从来不是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  21岁的托斯·赫尔佐格,几乎可以说是千里迢迢专门到迅达集团当学徒。

  托比亚斯也是瑞士人,但他在香港出生和长大,父母如今仍在香港居住。他已担任学徒三年,岗位是综合机械技师。用粤语和我们打了招呼后,他赶紧让每个人都带上了防电弧光的眼镜。

  和其他学徒一样,托比亚斯也是企业、学校两头跑。只不过,由于他已在读完了普通高中,所以学徒在瑞士要用四年读完的高中他两年就修完了。去年他申请了卢塞恩应用科学大学,主修机械工程。每周前三天,他在迅达做学徒,其余时间回大学学习。

  学徒的前两年,一直在车间里学习铣削、生产、装配。外界看起来或许比较枯燥,但托比亚斯对自己的工作特别有热情:“我就是热爱机械,只要工作和机械相关就行。”

21岁的托比亚斯在实际工作中接受学徒培训。无界新闻记者高美 摄

  跟找工作一样,申请接收学徒的公司也不是一件容易事,尤其是迅达集团这样的知名企业。郝瑞蒂娜说,他们平均要投14份简历,才能找到一份学徒工作。

  托比亚斯和伊克尔当初找学徒公司的时候,也投了七八份申请。

  “如果你真的特别想要这个机会,你肯定会好好准备,就不会觉得难。”伊克尔说。托比亚斯点头表示同意,并补充道,“如果你就是想混,随便试试,那可能就难了。”

  瑞士要“出口”学徒制

  瑞士职业教育的传统,到底源自何时?面对这一问题,库特·哈尼想了一会儿,“太久了,比迅达的历史还要长。”(迅达集团成立于1874年)。

  这种企业、学校结合的“双轨制”职业教育,在德国、奥地利等其他德语国家,也都很盛行。但论普及率,还是瑞士最高。德语是瑞士的官方语言之一,讲德语的居民占全部人口的三分之二。

  “学徒制”存在于德语国家,和这些国家重视“手艺人”的传统分不开。德语有句古谚——“手艺能从土壤中获得黄金”——显示了人们对手艺人的重视。

  瑞士重视职业教育,也和本国国情密不可分。瑞士境内多山,地势高低起伏,时雨时雪,如今看来是得天独厚的资源,但在18、19世纪,只能用环境“恶劣”来描述。加之资源匮乏,多是原材料进口加工业,瑞士产品比竞争对手的就要昂贵得多。

  要具有竞争力,瑞士的产品质量就必须强过对手,这就对劳动力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,从而在全社会形成了对职业教育的认同。瑞士普通高中并不免费,职业教育却是免费教育,由此可看出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。

  瑞士的职业教育体制包括三个组成部分,被称为“一个使命,三个伙伴”。“三个伙伴”分别是联邦政府、州政府以及专业机构。瑞士没有联邦教育部,负责教育的部门是联邦教育、研究和创新国务秘书处,主要是负责宏观战略管理以及资金支持。

  州政府有较大自主权,负责本州职业教育的实施,譬如监督学生与企业签订的职业培训合同的实施情况,以及对本州的职业教育和培训提供经费支持。

  学徒制的关键,则是企业和行业协会的结合。

  企业为学生培训提供场所、设施和岗位,提供学习培训经费并向学徒支付一定的薪金。而各种职业、专业和行业协会决定职业培训的内容,并接受政府委托协助组织职业资格考试、组织实施本行业的职业培训等。

  行业协会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——设立行业培训中心。迅达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可以设立自己的培训中心,但大多数瑞士企业是中小企业,很难有组织地对学徒给予整体培训。中小企业可以将学徒培训委托给行业协会,承担一半的培训费用,另一半则由公共基金支付。

  瑞士人为自己的学徒制感到自豪,甚至希望出口这种模式。

  2010年6月,瑞士联邦委员会发表的《教育、科研与创新战略》中,提出瑞士学徒制模式“作为出口财富”,必须“更好定位于国际水平”。如今在中国、、等地,瑞士已经开展了一些技术工人的双轨培训课程。

  瑞士的邻居们也在借鉴这种模式。在一些欧洲国家,一方面是青年人大量失业(意大利的年轻人失业率已经达到40%),另一方面,大量技术含量高的科技岗位却找不到合格技术人才。已经于2012年开始大量投资提供学徒岗位,尽管英国人还是普遍以为学徒制只适于体力劳动职业。

  “重要的是要让这些年轻人对自己所做的工作感到骄傲,有成功的故事激励他们。”库特·哈尼一语中的。他知道其他国家职业教育和瑞士学徒制的根本区别——这些国家对职业教育存在偏见,认为是“二等教育”。

  “我本人就是学徒,公司的很多高层也是学徒出身,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思维模式。否则,学徒制不会成功。”
(责任编辑:李振梁 HN063)